办公平台 | 所内邮箱 | ARP | English
【光明日报】为年轻人营造轻松的研究氛围——速写赵忠贤
发布时间:2017-01-09文章来源: 光明日报
  7月30日,北京微雨。早上8点30分,物理学家赵忠贤院士擎着把大伞,像往常那样,背着黑色的单肩包走进中科院物理研究所M科研楼。在他的日程表上,今天多了一个让他有些为难的工作——接受记者采访。
  “千万不要说我还在科研一线工作,这不符合实际!”赵忠贤说,超导研究经常要自己磨晶体,在几个毫米的材料上接线,“这些活年轻人才能做,我现在眼睛花了、手也抖,就算在显微镜下也做不好。所以不能说我在第一线工作,千万不能这么说!”
  的确,不经意间,这位带领着团队突破超导研究禁区的东北汉子已过古稀之年了。
  从1976年从事高临界温度超导研究至今,近40年弹指一挥间。“我这一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件事,很多人问我是不是很枯燥?”赵忠贤说:“我并不这么觉得。这是我的兴趣所在,又能养家糊口,还有比这更理想的选择吗?我们做科研,发现新现象、做出新材料、提出新问题,每天总是感觉更接近真理,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两次领导所在集体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当大家把种种赞誉都加诸赵忠贤身上时,他却说,“首先,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我们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几十年来,团队成员或有变化,但踏踏实实、坚持不懈的精神却没有更改。“第二,因为文革的原因,我们国家有一个人才断层,科学研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也是空白的。基础研究的突破需要积累,我们只是比别人早开始了一些。就我所知,一些领域取得了一些原创性的重大成果,我相信未来几年,自然科学一等奖这个档次的成果将会出现井喷。不会再交白卷。”
  三年前的一场病,让赵忠贤清瘦了许多,头发也白了。“现在不敢熬夜了,身体受不了。”赵忠贤说:“我如今的工作重点有两个,一是凝练学科方向,二是尽我所能地为大家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
  “应该说,我们国家的高温超导研究已经走在国际前列,但这还不够。在这个领域,我们还没有提出过被大家广泛接受的新概念、新理论。”赵忠贤说,在超导研究中,“发现新现象、新材料易,提出新概念、新理论难,要想让大家接受就更难”。但只有提出新概念、新理论,才能真正称得上从“跟踪”到“引领”的转变。“我觉得我们现在已经有这个实力、也有了丰富的积累,就看在哪个方向上出、看看哪个年轻人能做出来。”赵忠贤说:“这需要凝练学科方向、找准目标,也需要为年轻人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让他们能安心做研究。”
  “我鼓励实验室里的年轻人什么都可以做,不怕失败,要不断创新、不断尝试。”赵忠贤说,他在上世纪80年代就曾经提出过和铁基超导材料的化学组成非常相似的材料,只不过,他用的是铜。“铁,传统上被认为是一种不可能用作超导的材料,所以我压根没往那上想。现在回过头来看,如果当时思想再解放一些,第一个提出铁基超导的或许就会是我们。”赵忠贤说,要创新,就要宽容失败,基础研究就是在不断地失败中找出一条成功的路。“但现在的评价体系对失败还是比较苛刻的,所以我现在尽可能为年轻人创造一个轻松的研究氛围,多负点责任,在建立合理的评价体系上多呼吁。”
  “关于我个人,实在没什么可说的,只不过是做了我该做的事。”赵忠贤爽朗地笑了:“我就是个普通人,只要大家说‘这个老头,还不错’,我就挺高兴了!”

中科院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