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
北京凝聚态物理国家研究中心
SC7组供稿
第68期
2021年09月14日
铁基超导体(Ba0.6K0.4)Fe2As2的本征电子结构和超导能隙

  铁基高温超导体的超导电性是非常规超导机理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精细的电子结构和超导能隙结构是理解铁基超导体超导机理的前提和基础。然而,即使对于被最早和最广泛研究的最佳掺杂铁基超导体(Ba0.6K0.4)Fe2As2,其电子结构和超导能隙结构仍然存在诸多争议,包括超导态下布里渊区中心(Γ点)附近平带的起源,布里渊区角落(M点)附近的能带和费米面的拓扑结构,以及Γ点和M点附近精确的超导能隙结构等。这些问题的深入研究,对于厘清争议和理解铁基超导体的超导机理具有重要的意义。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北京凝聚态物理国家研究中心超导国家重点实验室周兴江研究组的博士生蔡永青、黄建伟以及赵林副研究员等,利用新一代基于飞行时间分析器的真空紫外激光角分辨光电子能谱的超高分辨率